2013年3月18日 星期一

潛水員的剋星 - 二氧化碳 1


二氧化碳 - 潛水員的剋星
原著 :Dr. John Clarke
所有人體代謝所排出的氣體中,含量最高,無疑地也是最致命的,就是排出的 CO2。
在美國過去的醫療史中,有一小段被遺忘的片段,揭示了 CO2 具備毒性的怪異特性。
1926 年,早在現代精神科葯物問世之前,一些美國精神科醫生開始試驗性的以吸入 CO2 的
方式,用來治療精神分裂症和精神病患;在當時,除了電擊之外並沒有其它更好的方法。


這些研究中最成功的就屬 Ladislas J. Meduna 博士,
他是芝加哥伊利諾大學醫學院精神症學教授。
高濃度的 CO2 的確在治療精神分裂症上獲得某些成
功,但也產生靈魂出竅 (OBE;out of body) 和類似超
自然靈性體驗的現象,以下的文字引用自 Meduna
博士所著《CO2 療法》一書 :

精神分裂的神經生理學治療,發表於 1950 年,作
者 : Meduna,…我以面罩供氣的方式,供給病患
30% 的 CO2、70% 的 O2 混 合 氣, 呼 吸 20 至 30 次
 之間…

從書中第 22 頁我們發現 :

在 CO2 麻醉的情況下,任何企圖以夢境、幻覺或
幻想來定義感官現象是徒勞無功的,實際情況自然
會說明一切的假設。某些感官現象會引導我們將之
定義為幻覺,而某些感官現象則使病患感受有如真

實的夢境,其它人則顯然是沈浸在過去的夢境或過去的真實事件中,交替重覆的境狀裡,因
此,我相信,將這些感官現象分類在任何夢境或幻覺的範疇中,不僅毫無意義,而且是直接
性的誤導;病患既不是處於睡眠中,也不是我們所假設的臨睡幻覺意識狀態中…


在呼吸治療氣體約 20 次後,病患描述 : 看到
強烈的光,有如太陽感受很美好、很奇妙 ! 我
感到身輕無比,這可不妙,我就在這裡,而我竟
不知道是在做夢 ?
還是在現實 ? 接著我感到某些事要發生了,現在
不是晚上,我也沒有在夢裡,剛才有如一段時間
的空白…接著我感到無比美好,有如脫離了這裡
的空間…

實驗治療報告,29 歲,女性護士 :

在第 2 個呼吸後,突然眼前色彩激烈變化向我
推進,然後又離去 ! 我覺得我自己被分離了,好
像我的靈魂從我的身體抽離,向上飛升離開地
面,來到一個偉大的靈魂面前,我明顯的感覺到
一種全新的解放、和深沈的安全感;我感到任何
困擾或憂傷都完全地解決,我無須再擔心任何事…」「我甚至覺得這個偉大的靈魂
對我寬容的微笑,我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多餘的,我緊貼著這股強大的溫柔力量,我深切的感受到這股力量,足以支持我克服做為一個人類,橫亙在我眼前的一切困難…

Meduna 在前述案例的總結中指出,從這些美妙的描述裡,我們可以得到一些有關 CO2 麻醉
的經驗 : (1) 顏色,(2) 幾何圖案,(3) 移動,(4) 雙重人格,(5) 預言或密宗般的深層感受。

Meduna 也承認,並非所有病患的感官體驗,都有如天堂般的美麗和寧靜,其中有些是難以
形容的可怕 !!

1971 年,來自美國賓夕法尼亞大
學醫學院,公認為美海軍海豹特戰部 隊 之 父 的 Chris Lambertsen 博士,在仔細檢視了 Meduna 治療氣體所產生的生理現象後發表看法,他發現在吸入 30% 的 CO2 將導致1-3 分鐘的昏迷和抽搐,由於吸入高濃度的 CO2 形成大量碳酸,導致血液酸度升高,使得喪失意識的突發事件就像災難似的增加;Meduna 的文件指出了一個可能性 : 這些感官體驗可能是來自於大腦內預發性的痙攣所致。

自此醫學界普遍認為 CO2 療法不但危險,而且效果也遠不及現代的精神科葯物,Meduna 的
治療氣體也不再被使用。
在海軍醫學研究所工作的時侯,我在自己的研究專題中,將循環吸入 CO2 的濃度提高到 8%,某些海豹隊員聲稱能耐受這種 CO2 濃度而沒有障礙。

我並沒有下水驗証,但在實驗室裡騎著固定式單車測功儀,進行模擬使用水中密閉式循環呼吸裝置的呼吸測試 ( 以潛水白話來說,就是循環水肺 ),雖然氧氣會依消耗程度再補充,但不裝設 CO2 過濾罐 ( 一個裝填 CO2 吸附劑的容器 ),這個測試旨在探究當過濾罐失效後,人體會發生什麼生理狀況 ?

當 CO2 到達 7% 後,我停止動作,感覺到有點不正常,然而令我訝異的是我似乎沒什麼感覺,直到我試著要將測功儀拆下時,我差點摔倒,而且得有人幫忙才能把自己從單車移動到椅子上。隱藏在簡單、重覆而專心的動作背後,是中樞神經系統持續受損的事實,就像是被酒精麻醉一樣,我無法判斷受損的程度,直到要執行一些需要協調性的動作時,才發現箇中的實況。


因此我們可以看出,高劑量 CO2 的麻醉性,可以導致中樞神經系統重度的干擾,下個文件
中我們可以看到升高的 CO2 與控制呼吸系統的通氣率 ( 即呼吸頻率 ),是如何的交互影響,
而將循環水肺潛水員置於風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