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4日 星期二

Bill Stone訪談錄 Part 2


當有人走了…
 
X-RAY MAG:你是否曾經開始質疑你的探險行動?
當好奇的成份過高時,這個風險是否值得?
例如,你的朋友,Ian Rolland,在Oaxaca(墨西哥)那次的事?





Bill Stone :好吧!也許在我們內心的另一面,是全然的充滿情緒與波動
-尤其是我,我比全隊任何人更是如此,因為裝備是我設計的。
儘管我深知裝備是沒問題的
對於裝備我是毫不懷疑的
-問題是:
為什麼他死了?

沒有人真正了解那件事
也因為那件事
開始有一些繪聲繪影的謠言四起
正常來說
相關的人員例如工程師、科學家和技術人員
應該會比較了解
但內心的小毛怪(註)會跳出來說:
「如果這會讓他送命,那也會要了我的命…」
所以當時整個探險作業幾乎都要停了下來
(註:gremlins,傳說中會搞壞裝備的小精靈)

那個探險作業已經進行整整10年
Wakulla只是步向那個探險的路上一段小插曲而己
所以,在當時我們去到那裡,也已經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待在那裡整備
第一:
是的,我們失去了一個好朋友
問題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第二:我們不能花了十年的時間到了這裡才失去一切
如果你才剛成為一個新隊員
但是你卻裝的像個掌控一切的傢伙?

你有60個團體贊助人,國家地理學會、勞力士…
每個人都有可能在未來支持你的探險,
現在他們不發一語的坐在那兒看著你的肩膀想:
「好吧!接下來他打算做什麼?」
一半的你會說:
「我要離開這裡,我要回家」
但是另一半會說
:「等一下,這當中有太多的投資了,
這是個未完成的生意,
我們得把它搞定!」

X-RAY MAG:所以,你是怎麼處理的?
Bill Stone:我們把裝備貯存好,去了一趟英國,並且有了很大的覺醒。
Lan是個很棒的傢伙,他是個非凡的探險者,他實在好得沒話說。
他的問題就是成年後在從事探險之前,他就已經有好幾年的糖尿病史了。
加入這個計畫後,大約有8年的時間,他都在處理這個麻煩問題,
所以,我們和所有能聯絡上的內分泌醫師和專家諮詢過,
他們診斷認為他有探險的良好條件
只要在探險時維持好體內胰島素的水平值,
他們不認為有任何問題
所以,有3個半月一切都很好。
我們認為事情是這樣:

他和Kenny Broad在地面600公尺下的坑道中,發現了一座充滿泥土的氣室(chamber)
而Kenny並不是陸地專長的探險人員,Lan是個多專長的傢伙
他不只是潛水員,還是一個高效率的陸地探險人員
所以我跟他說:為什麼你不去?於是他去了

在水下坑道探勘的世界裡,低或甚至是零能見度是個常態
通常這種情況你都得獨自潛水,那是另一個眾人議論的主題,
但是事情就是這樣
如果你到英國或其它任何一個地方,
他們會告訴你:一個潛伴比你獨自帶著一堆備份系統
有更大的風險!!

所以,Lan到了那裡
而且很興奮的做他想做的事
但是他太過頭了!
他竟然在出水後走了100公尺...

他的裝備非常重,
我們的MK4加上了二支緊急脫離氣瓶和滑車工具袋
那可能將近有70公斤
而他的體重只有65公斤
所以出水面後就...

但在他的皮帶中有一個糖果袋,本來準備要吃了
他接著掉頭,前進30-40公尺後進入下一個坑道
他才發現有事不對勁,然而已經無法回到岸邊了...

X-RAY MAG:所以根本是糖尿病殺了他,而不是裝備故障?
Bill Stone:是的,是低血糖,
不同於其它潛水裝備
我們的MK5裝有黑盒子,我們查了其中內部的資料
可以確認的是
氧氣濃度都在良好呼吸的範圍中
也沒其它任何的遇難信號
他甚至不是心臟病發
他非常強健,那似乎是冥冥中自有定數

我們清查了每件事,
所有看過報告的內科醫師診斷,綜整成一份25頁的調查報告
結論是,當然,裝備上沒有任何問題,
我們知道這是事實,因為Barbara Am Mende在最後推前的階段時,用了同樣的裝備。

艱難的事
最艱的部份是:當然,當Kenny Broad在午夜之後,
在每個人都上床睡覺之後回到三號營,
第一時間得知有人沒有按原計畫回來的消息,
這是偶爾會發生的事,
你得有膽識面對嚴重的問題,並思考我們該怎麼做?
你只能繼續做下去...
Kenny又再搜尋了一次,以找出問題所在
而我則進行資料的蒐集
我們把所有的紀錄都備份,以防電池沒電
電力仍然運作的很好
所以,除了黑盒子中所記錄的一切,
我們還獲得數量龐大的其它資料
因此接下來的問題是:

我們怎麼把他弄出來?

風險評估
X-RAY MAG:像這樣的宿命結果,是你在探勘時能接受的代價囉?
Bill Stone:在2004年,太空總署(NASA)找我去參與一個關於風險與探勘的小計畫,
有一些很棒的結果激發出來
這其中有登山家和太空人,像是阿波羅13號的Jim Lovell,
Jack Harrison Schmitt和其它領域的各種專家
我們的結論是
探險,最原始自然面貌的就是...風險

你試著要合理的限制風險在你希望能減少裝備故障可能性的範圍內
這會殺了你自己
或者是環境因素會毀了你
有太多的可能性了
而這些會比人為錯誤的可能性還少嗎?
我有16個朋友死於探勘
但全都不是在我的探勘中
我所主持的53個計畫中有4件事故
你會發現,幾乎不變的,人為錯誤才是殺手
所以,他們會怎麼做?
來自Cheve洞穴的教訓
1991年有這麼一個人來到Cheve洞穴,不聽任何忠告
試著從地面直下地底的營地
但是距離太過遙遠,
最後他太過疲勞,而且開始不斷犯錯
當他到達一個非常陡峭的豎井時
在繩索的重新掛定點處有些磨損
他沒有扣上安全扣環
他把他的垂降裝置固定在繩索末端
然後就跳進去...
你猜怎麼了?
那個扣具,那個D型環,
那個連接到他身上吊掛系統(harness)的扣具沒有鎖定...

在這當中有三個一連串的錯誤,
第一,疲勞時探勘洞穴
第二,沒有扣住他的安全裝置
第三,垂降時怕麻煩沒有檢查安全裝置是否鎖定

所有這些事總結來說,
所以,最後結果導致當他坐下來時,
他的D型扣環沒有扣住他的吊掛系統,
他在40公尺高的地方,單手懸掛支撐的裝備有將近25公斤
你可以想像接著發生什麼事...

像這樣的事會突然出現而且重擊你,
當NASA還沒有進入這個領域時,他們了解:
你必須接受一個事實:當你的人馬在偏遠蠻荒之處時,
他們得自負生滅的責任。
這些人偶爾也會犯錯,我們不是機器
我們不是完美的機器。

你可以保守一點,
那些從嚴苛訓練中學到教訓、至今仍存活的人會說:
仔細注意事情不對勁的徵侯,
如果你感覺到什麼,那就停止!

每次我們要探勘之前,我都一再講述這些事,
洞穴潛水是在極深洞穴的底部進行
尤其我本身並不是領導級潛水員
我都會把這些人拉到旁邊說:
聽著,如果你不喜歡你現在所處的情況,
就別讓那些人逼著你下去潛水
如果你下到那裡
可能會有25個人忙著為了要支援你的裝備、循環水肺、氣瓶、備用燈光、捲線軸...等所有的事,
有數百公斤的裝備,垂降到數公里的地底去,
而且這可能要耗費4至6週的時間,
這當中如果你發現你的高壓管漏了
或是你不喜歡循環水肺的電源啟動方式...
你就放棄!!
就是這樣做
不會問問題,就是停,
然後放輕鬆...
控制與壓力
對我來說,當我抵達基地營時,就是我開始放掉壓力的時侯,
因為我處在一個可控制的環境中
在我心中,那是探險中最美的事之一了
至少在此時,你的假想敵都靜止下來了

現在,水下可能只有些微的不同
只有在極低的可能情況下,走進一個地方而鯊魚會跳出來
那是一種逐漸被理解的未知屬性,或者是無法控制的風險...
順道一提,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去爬高山嗎?
因為有太多不可控制的風險,像是天氣、你不知道形狀的裂縫、雪崩...等等
很多最棒的登山者遇難的原因只因為隨機的可能性,
像是雪崩的時侯他們正好待錯地方...

對我來說,這像是尋找全新的探勘領域
但是山區不是新領域,
它們被攀登過了,
而我們在地底、在水下找到了...
甚至在我們空閒的時侯,我們還構思著如何回到月球...
X-RAY MAG:探勘中什麼最能吸引你?
Bill Stone:大概是到達前無古人之境的震撼吧!
對技術潛水員來說,這可能是潛水時發現500年歷史的大帆船或是什麼的,
我真的能體會那種興奮與激動,
我喜歡地理探勘而不是手工紀念品之類的
但是對那些人的感受來說,都是相同的
那是你生命中的火花
那是你完全滿足的好奇心
 X-RAY MAG:如果你要向普羅大眾推銷你的潛水點子,你的重點會是什麼?
Bill Stone:如果你說的是純粹的潛水,我從未認真想過我自己是個潛水員
它只是為了進入我所追尋的地球深處的一項探勘工具
我從來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在海洋,這其中當然有許多原因
當你進入海洋,你就是進入了一個食物鏈,你就是進入了一個高風險與不可預料的環境之中
而我喜歡控制風險,這是原因之一。
但是,有次在夏威夷,我和Richard Pyle,
那大約是在MK5正式商業化之後沒多久的事,
我們到珊瑚間進行了一次潛水
那次是沿著大陸棚斜坡面下潛,到達87公尺深的一處平原地形
Richard帶我看了一些海洋中的野生動物
在我們決定上升之前,我們花了數小時下潛到那裡
然後,我們停留在40公尺處有數小時進行減壓
Richard提議到附近的商業觀光潛艇找些樂子
那大約有數千公尺遠,所以我們開始游泳,
游到那裡再游回來...
順便也執行我們的減壓程序
6小時之後我們返回水面時仍覺得好極了
我們使用的是氦氧(Heliox)氣體
幾乎沒有想到在水下所耗費的距離和時間
之後我們回到岸邊
我們都體認到這真的是非常特別
因為我們覺得在非常自然與自在
完全忘了我們身處水中,而且時間如此之久...
那有點像是:
嘿!老兄,咱們去看看那些潛艇吧?
有多少人會決定在40公尺深的地方游泳4小時,
然後回來的時侯卻啥事也沒發生?
我們不但這樣做了,而且什麼事故也沒發生!
我們只是突然間成了環境中的一個元素
我們在水中,彷彿原本就屬於此處
返回水面反倒才是一件怪事...
那就是我在循環水肺潛水的賣點!
我相信對於曾經有過那種經驗的人們來說
那是一種生命改變,
在開放式水肺中你不會得到這些
對於我們身處此境卻早已失去連繫連結的事實
這是一個根本的改變。
這就是即將由循環水肺所帶來的全新潛水體驗,
是會有一些慣有的阻力沒錯,
但是,循環水肺全面取代開放式潛水(Open Circuit)的時機即將到來,
幾乎每件事都會是全密閉,因為它太酷了!

X-RAY MAG:到那個時機還需要什麼條件?
你認為在技術、生理及教育訓練上,還會有什麼是主要的挑戰?
Bill Stone:這有二個層面:
你如何把某些事物建造成真正的簡潔?
今天我們所有的都太大且太笨重,
只有典型的男性技術潛水員才會穿它,
它不是青少年、或是平均成人女性潛水員會想要的,
所以,你如何把它設計成人人都可以簡易擕帶?
第二,
你如何把安全性設計成為它的內建要項?
因為循環水肺是依循著技術潛水的路徑發展,
而且總是和複雜性糾纏不清...
所有的故事情節都搞得像是如果你要使用它,
你就會死在這上面似的...

是或不是
它是複雜的技術裝置,在很多方面來說,
有一大堆選項而且過度工程化
但是如果你開始從另一端看問題,
而且從無到有深入設計,
裝備是要用來照料你的,而且程序是簡單的
所以你能獲得這完美的循環水肺潛水經驗,
這些全都會改變...
那是下一個起點!
循環水肺必須是非常小型化、非常輕型化,而且是能夠照料保護你的!!
革新到來
這個階段已經近在眼前,
當到來臨時,潛水將會革新...
因為人們開始了解他們能開始用循環水肺潛水,
而不必學一堆開放式水肺中某些令人厭煩的多餘技巧
一旦訓練機構了解這點,所有人將會轉移陣線並且全力投入...
所以你將會看到:循環水肺入門、進階循環水肺潛水員、技術循環水肺潛水員等課程...
但是也會有許多其它東西消失,
像是高氧(Nitrox)和氦氮氧(Trimix),
因為在循環水肺中,這些早已一應俱全!!

這很快就會發生,快的話二到三年內,
我認為最晚也不會超過五年,
市場機制自然就會驅策情勢發展
一但Clubmed渡假村的潛水員開始用它來玩,
那就是了!

那些現在高高在上的技術潛水員
他們會輕視它而且說它是玩具...
但它不會是玩具,
它將會是革命的起點,
最後
他們會開始手忙腳亂
因為它可以裝在你的行李箱中...

對我而言,還有另一個層面的觀點:
一旦你了解它是如何運作的,
而且你使它運作的很好
在水中你會有全世界所有的時間來解決問題
開放式水肺潛水造成傷亡的主要肇因就是驚慌所導致的錯誤行動
但是在循環水肺,如果你呼吸得有點快,你也不須要改變潛水時間
你仍然有數小時的時間來想清楚...

我相信它們在各方面是更為安全的,
比起開放系統,它需要一些不同的訓練
但是這些就是它更為安全之處,
所以,當你看到50萬個循環水肺潛水員相對於50萬個開放水肺潛水員時,
我相信意外事故率將會降低,
因為你不會再面臨造成意外的驚慌與時間壓力
那就是你要的!
 
(全文完)